冷漠的好学生


— 接上文—


到了班级,范子悦掏出书,埋头“读”起来——不是用嘴巴读,而是在心里读。

那些同学不甘心,这时候不张开嘴巴,上课回答老师问题该张了吧?一个学生面对老师的问题,是不可能不张开嘴巴的。

结果是,同学们失望了。在语文课上,在数学课上,在美术课上,范子悦一直没有被老师叫起来发言,那些老师跟约好似的,明明目光落到范子悦身上了,可是目光只是停顿了一下,然后就滑到别的同学身上了。

更主要的是,从上午到下午,无论是哪一个课间,范子悦始终没有说一句话。

那些迫切想看范子悦嘴巴秘密的同学心里不得不承认范子悦太厉害了。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不说一句话,不让别人看见她的牙齿,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他们很想知道范子悦是不是从此就不说话了?是不是要等到新牙长出来才张开嘴巴?

同学们不知道的是,班主任杨老师接到范子悦妈妈的电话后,还真的跟其他老师说了,说范子悦的门牙换了,上课就别让她发言了,人家小姑娘不好意思。

这样,在前面的几节课上,一直没有老师喊范子悦发言。

但是,杨老师忘记了跟另一个老师说,她就是教英语的丰老师。丰老师非常喜欢范子悦,也喜欢叫范子悦发言,范子悦的声音好听嘛。

范子悦也喜欢丰老师。

下午第一节课是英语。

英语课上丰老师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要范子悦回答。

这是大家没有想到的情况,于是,一个个兴奋地看着范子悦。

范子悦不好意思地站起来,用手指指自己的嘴巴,然后把头低下了。丰老师说:“哦,你是牙疼呀。牙怎么疼了呢?是不是糖果吃多了?”

既然是牙齿疼,丰老师就准备要别的同学来回答。

就在英语老师看着别人时,教室有许多声音喊:“范子悦的牙齿掉了!”

“哦,是不是换牙了?一定是换牙了。我们每个人都要换牙的,换牙好呀,换牙,说明我们在长大。当然,换牙会给我们带来一些小小的不方便,说话不关风啦,喝水漏水啦……不过,没关系,等新牙长出来就好了。”

这是范子悦在摔掉牙齿后,听到的最动听的话。

那些声音又喊起来:“不是换牙,是跳绳摔掉的!”

“啊!”英语老师吃惊地走到范子悦跟前,说,“把嘴巴张开,给老师看看!”

范子悦紧闭着嘴巴,脸通红通红。

丰老师的手放到范子悦的头上,对别人说:“你们知道范子悦为什么不愿意张开嘴巴?”

“她不好意思!”有一个同学大声地说。

“对,范子悦是不好意思。”丰老师说,“那么,她为什么不好意思呢?”

下面的同学眨巴着眼睛。

“因为范子悦怕你们笑话她。”丰老师和蔼地看着范子悦,“范子悦,我向你保证,我保证不笑话你,你给老师看一看,好不好?”

丰老师都这样说了,范子悦还有不给看的道理吗?可是要是给丰老师看,那么别的同学就看见了。这不,一双双眼睛正盯着范子悦,有的同学都站起来,把脖子伸过来了。

丰老师看着同学,那目光像带了钩子。

丰老师目光里的“钩子”把不少同学的话“钩”了出来:“我们也保证不笑话范子悦!”

犹豫了一下,范子悦对着丰老师慢慢地张开了嘴巴。

丰老师朝范子悦的嘴巴里看了看,说:“没事,我看还是换牙了,要不了多久,就会长出新的牙齿来。”

丰老师轻轻地把范子悦拉起来,说:“你也让大家看一下,让一些还没有换牙的同学知道换牙是怎么一回事。”

丰老师的这句话说得很有智慧:换过牙的同学不应该对范子悦少了一颗门牙感到奇怪,还没有换牙的同学应该意识到有一天他们会和范子悦一样。

对于同学来说,既然看见了,那神秘感一下子消失了。

生活里的事情就是这样,越是不想给别人看,别人越是要盯住你不放。

丰老师帮范子悦解决了一大难题,范子悦心里特别感激丰老师。

范子悦把感激化作了学习的动力,在英语课上,她听得特别认真,作业也做得特别认真,该背的单词背得滚瓜烂熟。

本班同学不会笑话范子悦了,那么别的班级同学怎么办呢?

范子悦没有办法,她不能用手捂着别人的嘴巴不让他们说,她也不能去跟别人打架。说心里话,范子悦是想跟别人打一架的,尤其是那两个摇绳子的男生。可是,范子悦很清楚,她是一个女孩子,她打不过那么多大同学,也打不过那两个男生。

在别的班级同学面前,范子悦能做的,就是下意识地闭上嘴巴。

范子悦的新牙还没有长出来,她已经当了英语课代表。英语课代表属于班干部,帮丰老师收发作业簿,只有学习好的同学才能当。

当了班干部,那些曾经笑话她的同学再看见范子悦时,目光里流露出一种新的东西,那是敬佩,那是羡慕,还带着一些说不清的嫉妒。

范子悦从别人的目光里一下子看到自己的力量了。她在体力上打不过她的那些“敌人”,但她完全可以在另一片“战场”上打败他们。

范子悦的学习成绩溜溜地往上升。

在每一次考试中,那些曾经的伙伴,那两个男生,都会被范子悦远远地抛在身后。这是范子悦想要的结果。在校园里,在课堂上,老师爱把他们眉开眼笑的笑脸给她。班主任杨老师经常对同学们说:“你们要向范子悦同学学习!”

范子悦的新牙后来长出来了,新牙并没有让过去的那个贪玩的、调皮的范子悦回来。

校园里多了一个好学生。随着年龄的增大,这个好学生爱用一种冷冷的、挑衅的目光看别人,有时嘴角还露出一丝的讥笑。她跟所有的同学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她不会跟别人叽叽喳喳,她也不会把真实的自己展示在别人面前。英语课代表之后,她成了班长,后来还当了“三好学生”。

再后来,该一个学生可能得到的各种荣誉,她都得到过了。

那颗门牙从她的文具盒里消失了。不是被她收藏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不见了。


— 未完待续 —


★ 本文内容节选自《假装我们很痛苦

王巨成 著